郏县民俗:家乡的十九会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点击数: 发布时间:2019年06月08日

  由内容质量、互动评论、分享传布等多维度分值决定,勋章级别越高(),代表其在平台内的分析表示越好。

  原题目:郏县风俗:家乡的十九会

  “过了初五六,少酒没有肉”,这话给人年味儿渐淡的感受。元宵节一过,春节的闹腾劲儿就没了。然而,汤圆刚下肚儿,村里的老小爷儿们又该忙着筹备十九会了。

  十九会是我们那儿的老日子会。我曾打探过它的缘起,一说是附近几位老头儿商定的聚会,也有人说是回军庙庙会东迁,版本纷歧。到底怎样来的,也许只要村南山腰的千年柏鸡树晓得吧。

  家村夫挺注重十九会的,可惜的是,天公往往不作美,每逢十九会,非雨即雪,或者雨夹雪。老祖宗传下来说,有一年十九会,小贩儿们正在邵湾大坑炸油馍、炕包子,天空突然下起瓢泼大雨,人们只好慌乱到附近避雨。待住雨时一瞧,大坑里一片汪洋,他们也只好望“洋”兴叹了。事隔多年,有人挖大坑淤泥垫地基时,竟挖出包子锅,倒也印证了白叟们的传言不虚。当然,即便不下雨雪,老天爷也往往晴朗着脸,罕见好天。在我的回忆里,大要有那么几回算作好天的,却仍是不开阔爽朗。看来,老天是在考验村人的耐性。

  由于得看老天爷的神色行事,所以,村里人在筹备时很是犹疑,不知该预备几多饭菜合适。虽几经考虑,但终绕不外“宽备窄用”的准绳操办。正月十八早上,就会有人去镇上赶集。从集上回来,吃过午饭,家庭主妇便起头择菜剥葱,当家儿的便起头收拾天井了。大人们正为十九会忙碌着,小孩子们却在打着本人的小算盘:借机把过年的压岁钱要回一些,约三两老友赶会买些小玩意儿。嘿嘿,还有更美的呢:村里小学放假一天!

  待到那天清晨,天上也许会飘来雪花,伴着乍暖还寒的春风,似柳絮般在村子上空晃荡。老小爷儿们的心也跟着气候的变化而变化。吃过早饭,主妇们不再看天,忙着蒸馍做菜了,当家儿的则拿起扫帚再把屋里屋外来一遍,泡上茶,摆上烟,洗刷酒具,预备驱逐客人了。突然,门口的大黄狗“汪汪”叫几声,仆人忙满脸堆笑大步向门口走去,一看:来人啦。立马接过礼物,递根儿烟,招待着进屋。也有让人扫兴的,那是由于大黄狗看到邻人家门口站着个目生人,也会乱叫一通的。

  客人越聚越多,仆人将早已预备好的菜盘端上,边吃边聊边喝。兴许是时代前进了,人们嫌划拳与呼喊不敷文明,现在已鲜能听到猜枚声了。其实,猜枚是最能霎时让人气爆棚的行酒令。记得小时候,每逢十九会,去爷爷家喝酒的人就川流不息。爷爷当过多年的村支书和大队长,是方圆圈儿出名的“外事场儿人”,也是能猜能喝的主儿。喝到兴头上,他会把外罩一脱,袖子一撸,两眼一瞪,摆出必胜的姿势。他赢的次数多,喝的却不少。有时候,明明是赢了,他恰恰端起酒杯仰脖儿就喝。上酒菜次数多了,我也看出了门道:猜枚其实是猜苦衷,猜枚其实是在比气焰。精于此道的人其实未必赢在手法上,而是赢在眼神和气焰上。那不可一世、成竹在胸、唯我必胜的王者风采,在心理上就先打败了敌手,对方天然乱了阵脚,手眼不合,言不由己,手不由心,程度的高下立马毕现。大街上的人并不晓得谁输谁赢,只听那“哥俩好、五魁首、六六六、巧七枚、八抬轿呀”的呼喊声,忽高忽低,张弛有度,和着村西头戏台上的唱腔,震得耳膜一颤一颤的。在外边疯了一圈儿的小孩儿们挤到餐桌旁,向推杯换盏的大人们挤眉弄眼,捏块肉填嘴里,又风一般地跑出去了。

  不知不觉,日已偏西。但见客人在挽留声中一摇一晃走出院门,手颤抖着把钥匙插进摩托,嘴里嘟哝着:“我没喝醉,不碍事,走哩!”措辞的人脸红得跟关公似的,脚底直打晃,嘴上还在逞强。因为来客往往离家不远,不上亨衢,所以也不怕交警查酒驾。当然,骑自行车的就更不怕查了,独一怕的就是“量地”(醉倒路边)了。

  客走主儿心安。这时候,忙了一天多的当家人既累又醉,闷头便睡;也有人借着酒劲儿到小庙台儿喷一会,抬抬杠儿。家里主妇们则解下水裙,去会上兜一圈儿。这时候,会曾经而已。其实,罢与不罢也没多大区别。主妇们从东头转到西头,碰见熟人招待一声,趁便炫耀下自家来了几多客人,再到唱戏的处所嗑着瓜子赏识两段,会唱的还跟着哼几句,表情非分特别轻松。十九会总算打发过去了。

  来而不往非礼也。十九会事后,村里的人便会反主为客,该去此外村庄赶春会了。除了十九会,附近还有正月初五士庄会、正月初十石洼会、二月二如意寺(俗称大皇姑)庙会、二月初五谢庄会、二月十五朱洼会。父亲醉心讲授,不喜应付,再加上不会骑摩托(那时电车还未风行),所以,父亲是很少去别村赶会。加入工作后,赶会的使命就交给我了。其实,看似简单的赶春会,也隐含着很多情面世故在里面。那几年,过罢春节,我就起头考虑着该去谁家了,拿些什么工具,得和谁调调课,总有一种被春会所累的感受。后来,全家都分开村庄假寓镇上,与村庄渐行渐远。终究,有一年的十九会,我家闭门谢客了。久而久之,十九会在我的回忆里也慢慢恍惚。

  让我从头认识十九会是在爷爷归天那一年。那年十九会晚上,我赶到病院看望爷爷。见到我,他惶急地硬撑着要从床上起身。不待我把他扶稳,他就孔殷地张嘴,可是,他忘了本人因病早已不克不及发声了。见我没听懂,他就颤巍巍地将摆布手的十指交叉在一路,然后,又勾起右手的食指。我这才大白:他是在问十九会。我该怎样说呢?若是照实说,爷爷能不悲伤吗?我只好敷衍着描画了一番“盛况”。他的眼睛里竟闪出异常的荣耀,脸上浮现出久违的笑容,又坐了好一阵儿才躺下。那时,他已病入膏肓了。十九会后一周,他便永久地分开了我们。

  十九会会场南侧山腰的柏鸡树 (李保伟摄)

  本年的正月十九,气候出奇地好。上罢第四节课,我渐渐地往老家赶。回家的路上,我想象着摩托电车乱窜的排场。然而,我看到的是出奇的冷僻,沿路也听不到猜枚的声音,以致于我思疑是不是记错日子了。我顺着会场从东头到西头,稀稀拉拉没几个买工具的人,摆摊儿的在无聊地翻看动手机。生意最火的只要卖包子油条胡竦汤的了,那是附近来看戏的人们在照应他们的生意。顺着喇叭里传来的唱腔,我来到了村西头的一片空位。在这里,我看到了熟悉的不熟悉的乡亲们。台上演得热火朝天,台下听得如痴如醉。置身熙熙攘攘的戏场,赏识着熟悉的唱腔,抬眼望山坡的柏鸡树。在落日的映照下,历尽沧桑的柏鸡树仍然如芳华小伙儿般壮美。恍惚间,十九会在我褪色的回忆里又回来了。

  年年岁岁“会”类似,岁岁年年人分歧。在这块虽略显贫瘠却又不失奇异的地盘上,几多人来过,又有几多人走了,谁也说不清。然而,这往来来往的人们都不会健忘村里的老日子会儿。由于,在老小爷儿们的心中,十九会就是一盆冬天里不灭的炭火,孕育着春意,点燃着但愿,抚慰着心灵。对于流落异乡的游子们来说,有童年的夸姣回忆,这盆炭火将在漫长的人生征途中常常给他们带来温暖。

  张帅锋,男,号紫云山人,郏县新城中学教师,中国散文学会会员。现任“华夏采风”头条号主编、华夏艺术网等网站特邀编纂。其主编的《科场作文高分利器》曾获市优良教育讲授功效(论著类)一等奖。前往搜狐,查看更多

(编辑:admin)
http://synogenes.com/sw/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