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彦连林宗树等与莫友荣等财产损害赔偿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点击数: 发布时间:2019年06月27日

  民 事 判 决 书

  (2017)桂0481民初1149号

  被告:林宗树,男,1966年11月16日出生,汉族,岑溪市人,住岑溪市。

  陈彦连、林宗树配合委托诉讼代办署理人:林永珍,下列被告。

  被告:林宗权,男,1970年1月19日出生,汉族,岑溪市人,住岑溪市。

  被告:林宗浪,男,1975年10月24日出生,汉族,岑溪市人,住岑溪市。

  委托诉讼代办署理人:黄翠媚,女,1975年6月3日出生,汉族,岑溪市人,住岑溪市,林宗浪之妻。

  被告:林宗妙,女,1962年4月18日出生,汉族,岑溪市人,住岑溪市。

  被告:林永珍,女,1957年3月21日出生,汉族,岑溪市人,住岑溪市。

  六被告配合委托诉讼代办署理人:严文,岑溪市148法令办事所法令工作者。

  被告:莫友荣,男,汉族,1961年7月15日出生,汉族,岑溪市人,住岑溪市。

  委托诉讼代办署理人:刘家泉,岑溪市148法令办事所法令工作者。

  被告:岑溪市建筑工程公司,居处地岑溪市岑城镇大中路19号。

  法定代表人:黎海志,司理。

  委托诉讼代办署理人:黄志淼,该公司职工。

  被告:岑溪市波塘镇人民当局,居处地岑溪市波塘镇。

  法定代表人:韦胜超,镇长。

  委托诉讼代办署理人:倪坚,岑溪市波塘镇司法所所长。

  被告莫友荣辩称,1、施工合同中不包罗对水库放水的工程内容,被告因水库放水形成的丧失与被告无关;2、2015年10月16日,莫友荣与被告方签定的调整和谈合法无效,该和谈是受灾后,在镇直相关单元参加进行处置后,被告方确认所受的丧失后,两边志愿签定的和谈,没有显失公允的行为;3、被告受损的衡宇是列入危改的衡宇,已领取了危房补助金,按相关划定不该获得补偿;4、灾祸发生后,已按照清点,对被告所受的丧失列出了清单,确认形成丧失为34150元,且被告已按照和谈对被告进行了补偿,被告的诉讼请求并没有现实和来由,请求法院驳回被告的诉讼请求。

  被告岑溪市建筑工程公司辩称,岑溪市波塘镇合水村大壕塘应急加固工程,是通过小额定点采购抽取其公司中标,中标后于2015年5月25日与人民当局签定合同,因为旱季水多水库水位高,扶植单元未做好前期预备工作,施工单元签合同几个月后无法进入施工。放水工程并未入合同范畴,且放水前并没有通知其公司参加,是由波塘镇当局部属的水利站与合水村委间接批示施工,故被告的丧失与其无关。

  被告岑溪市波塘镇人民当局辩称,波塘镇当局的发包行为合法,选择承包人没有过错,发包方在施工过程中没有指令、批示、干扰施工的行为,工程承包合同明白商定施工方承担施工期间的一切平安义务。被告衡宇毁损后,波塘镇当局十分注重,当即组织出场处置,做好毁损物品登记、清理等工作,并召集两边当事人进行调整,在人民调整委员会的掌管下,两边告竣调整和谈并履行完毕。该调整和谈是在两边当事人志愿、平等,不违背法令律例,尊重当事人权力的前提下告竣的,不具有勒迫、乘人之危的景象,是公允公道的。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调整法》第三十一条划定:经人民调整委员会调整告竣的调整和谈,具有法令束缚力。当事人该当按照商定履行。被告在收取补偿款子后又强调其丧失,是没有任何现实和证据的,被告的诉讼请求亦没有法令根据,请求法院驳回被告对人民当局的请求。

  原、被告环绕各自的主意向法庭提交了证据,经开庭质证,本院认定现实如下:陈彦连是林光付(于2016年11月归天)的老婆,其他五被告是陈彦连与林光付的婚生后代,陈彦连、林光付、林宗树、林宗权、林宗浪搬家前栖身在本案被告所诉受损的衡宇。被告所诉受损的衡宇因位于岑溪市波塘镇大壕山塘(水库)底而列为危改房,已于2015年10月16日前搬离该衡宇,并获得国度危房补助资金16000元。2015年10月16日,被告莫友荣根据被告岑溪市波塘镇人民当局与被告岑溪市建筑工程公司于2015年5月25日签定的《施工合同》组织施工队对大壕山塘(水库)应急加固工程进行施工,在进行缺口排水时致被告方上述衡宇受损,对被告方遭到的丧失,波塘镇当局镇直相关部分参加进行领会调处,并根据被告方陈述对被告方的丧失进行了记实。被告方与被告莫友荣两边于当天在人民调整委员会的掌管下告竣了如下调整和谈:一、抢修水库业主情愿一次性作价补偿受害方共计34150元正(具体丧失包罗:1、桂皮2200元;2、木制家具4000元;3、电器5000元;4、谷子3100元;5、牲畜、鱼6900元;6、床及床垫4000元;7、打谷机1000元;8、干柴1000元;9、衣车50元;10、炊具300元;11、衣被2100元;12、墙瓦屋3000元;13、清理费1500元);二、抢修水库业主担任维修受害方屋屋边排水沟和中厅、平地土方,受害方担任堆放土方场地;三、履行和谈后彼此不追查任何义务。和谈签定后,被告莫友荣领取了补偿款34150元给被告方,被告方住在该处衡宇的人员按各自所值分派了补偿款。被告方针对和谈第二项做了必然的工作。后被告方认为所遭到的丧失不只只是34150元,多次要求被告莫友荣、岑溪市波塘镇人民当局再予补偿未果,被告于2017年6月19日诉至本院,提出上述诉讼请求,同时申请对毁损的衡宇、鱼塘、财富进行司法判定,被告方又于2017年11月2日申请撤回司法判定申请。

  综上所述,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划定,判决如下:

  本案诉讼受理费2300元,由被告承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广西壮族自治区梧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人民陪审员莫春燕

  人民陪审员黄丽娟

  二〇一七年十一月二十九日

  书记员徐伟孔

  同地域最新中标企业

  广西华宇建工无限义务公司

  广西利和建筑工程无限义务公司

  广西建港扶植集团无限公司

  广西建工集团第四建筑工程无限义务公司

  广西建工集团冶金扶植无限公司

  广西腾达扶植集团无限公司

  广西联盛建筑工程无限公司

  广西中盛建筑设想无限公司

  广西安科岩土工程无限义务公司

(编辑:admin)
http://synogenes.com/stt/402/